1.

我只看見那還未刺下的墨狂已然染上你的鮮血,一滴一滴落入塵土,你的臉龐血淚混雜。最後,師尊軟垂的身軀靠在你身上,垂下的手前一刻還要幫你擦去臉上交織滿布的痕跡,他說,不要……恨自己……彷彿聽見一聲清脆的輕響,有什麼東西碎裂了。冥醫哀痛欲絕的呼喊自爆裂的琉璃樹處傳來,墨狂抽出,接過你師尊,漸漸散去的溫度。你的手仍留有餘溫。背對著他們,你的臉,沒有任何表情。織命針、藥丸,你聽見冥醫發狂似的語調,或許你也沒聽見吧!你的臉,仍是看不出一絲情緒。

 

2.

那個看著你師尊首級而顯得遲疑不決的人,囁嚅著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你厲聲斥退。我知道,你變了,昔日那仍帶些許青澀的少年如今完全脫去稚氣,蛻變成一個真真正正的領導者了。如果這是成年禮,那你的應該是最嚴苛無情的吧

 

3.

你去到苗疆的軍營,與北競王談判。期間競日孤鳴不斷用言語刺激你,意欲挑撥你的情緒。對於他的挑釁,你完全不為所動,如你的師尊一般,先靜靜地將對方的話聽完然後再給予狠狠的回擊,簡直讓人想為你擊掌叫好。潛龍走了又來了伏虎,這是北競王的評語。

 

4.

你的父親,史豔文,來找你。他看著你,有些欲言又止,你明白他想要說什麼,卻只是淡淡地,告訴他精忠無事了。此刻堅毅的你,根本無法和之前那崩潰在父親懷裡的你聯想在一起,那個頭上還綁著繃帶顯得脆弱的你。你的眉目溫潤如昔,舉手投足卻自有一股神采流轉。你的父親只能無聲嘆息,打從一開始他就錯得離譜,什麼不讓自家孩兒承受相同責任根本是癡心妄想的話。但他應該驕傲,他有這樣一個兒子,一個歷盡磨難卻不曾真正倒下,終發出熠熠清輝的兒子。

 

5.

和帝鬼的最終一決,你開啟止戈流劍陣,一如師尊之前開啟的殺陣。誅魔之利護世之兵,你得到了傳承。墨狂刺進帝鬼的胸膛的剎那,其實你也精疲力盡了。任務完成了,想必你的師尊也會在天上微微一笑吧

 

6.

你的師尊,是默蒼離。而你是,俏如來。

 

 

 

寫於2014/1/4 劍影魔蹤十九、二十集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