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如果是作文一定會被說段落安排有問題,頭重腳輕,扣分扣很重。但幸運地它不是作文,只是一篇日記。

 

我痛恨做什麼事都要顧慮都彷彿有個拖油瓶在後使我無法真正下決心拋下它。到現在我還在猶豫,還在遲疑自己做的一切是否有意義。我們只能向前,沒有回頭的機會,也沒有人准許我們回頭。或許我還好一點,至少有個模糊的目標,有些人連目標在哪根本不知道。因為明白自己在家的時候會像是抽盡一切力氣沒有活動的動力,於是只好把自己丟在學校,從早到晚,從還未全亮只露出濛濛曙光的灰藍天色到華燈初上的夜晚時分。

每當走出校門,路燈暖黃的光彷彿能帶給人一點溫暖。在學校的日子,寫不完的考卷做不完的習題,但那卻使人安定,使人明確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東西未做完的篤定感。人在疲累的時候空虛也會悄悄滲入嗎?每到星期六日明明是較為輕鬆的時刻我卻感覺自己像失去什麼空空落落的,茫然無目標,什麼事都不想動。法律、設計,這兩樣東西說出來每個人都說差異太大,但我確實是為自己真正想要的苦惱不已。

今天畫畫課睡過頭來不及去了,還放朋友鴿子,我發現無論是自己被爽約還是爽了人家的約心裡都不好過。這也是我遲遲不想打電話給另一個同學告知他星期日的會面因為種種緣故也得取消了。歷史老師說她在聯考前有一次一大早到圖書館讀書卻發現自己讀不下去於是收了書包又離開讀書館,之後巧遇她的歷史老師的事。她形容當她的老師關心她最近的讀書情況時她是「悲從中來」,我很能體會那種感覺,那種面對別人關心感到溫暖負面情緒卻一股腦兒不受控制湧上的感覺。和班導不同,歷史老師是個很能體會別人感受的人,雖然不是她自己帶的班,但她給的鼓勵我們確確實實的收到了。

上禮拜的一天中午發模擬考成績(也只有她會挑在這人人兵荒馬亂的時刻),當敲了十二點二十五分的鐘便見班導風風火火的走進來一臉神色不善,催促我們午睡的聲音流露毫不掩飾的不耐煩,坐在我左後方的同學悄悄的和我交頭接耳說她簡直是滿面殺氣。我無所謂的聳聳肩,拿了成績單後趴在桌上準備睡覺,將頭埋進自己的臂彎,給自己全然的黑。但高跟鞋扣在磨石地板的聲響不停尖銳地敲在耳膜上,讓身上的每條神經都繃得死緊,即便我翻了好幾次身卻根本無法入睡,只能聽那聲響漸漸的由近到遠,再由遠到近,一場漫長的折磨。

我很珍惜晚自習的每一天,也很珍惜能和你們在下課後一起跑操場一起走去車站每天那段短短的時光。我一直試著讓自己融入你們,和你們有話聊,縱使有時候貧乏的腦袋真的想不出要說什麼。

我不想說一切將會變得越來越好這種盲目的樂觀的話,我只希望我的心可以平靜下來,不再動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燭芯
  • 考生歲月人生是最痛苦的時期之一,我還記得一年考八次模擬考、每天賴在圖書館的那段日子,簡直生不如死QQ加油!!就快撐過了~
    最後兩個月,fight!考來台北跟我作伴XD
    當然如果是好學校也不一定要台北啦(搔頭),像我就很想念台南的成大,那邊環境超好!!
  • 哈哈一定的,錄取了一定會上台北找妳的XDD我也很喜歡成大,但那裏沒有我想念的科系TAT目前在等面試結果,過了最好,但現在也有心理準備了。對啊剩下兩個月就結束了,但也等於要告別高中生活了Q─Q

    日曉 於 2014/04/16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