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這篇文的此刻,我已經邁入十八了。

 

     十七歲,簡單的幾劃,包含了這一年來的所有風雨。常常開玩笑說寂寞的十七歲,其實真過了這歲數,很多東西再也回不來了,包括那個每天都睡不飽只愛穿學校運動服的女孩。總是考試啊這一年,回想起的記憶幾乎離不開考試,從一月的學測到七月的指考。掙扎懊惱不甘失落,還有迷惘,到送出志願的那一刻我還是沒有把握,自己的第一志願是否就真的是第一志願。

 

     昨天回學校找L給她看我的志願表,碰巧遇上教師甄試,在校園晃蕩了許久才等到她。學校的前身是植物園,樹木很多,陰涼處處。我坐在操場跑道上環顧四方,白色的司令台橘紅色的跑道碧綠的草皮新建好的大樓,當然還有一隻松鼠目中無人的穿梭在草皮上撿堅果,間或一隻大笨鳥搖搖晃晃走過……進校門時沒被警衛攔截,可能因為我穿的是學校的運動長褲。但畢竟是畢業了,非在校生,在學校裡走動莫名有種侷促之感,可我還是四處遊蕩,也幸好是上課時間,升上三年級的學妹們都安靜的在教室裡自習呢

 

     在這學校三年,不曾好好看過這個漂亮的校園,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在初時適應十分不良,心生厭倦,卻是在畢業後才有心想要把這裡細細看過。真正對這學校產生情感是在高三那年,因為一些人一些事。

 

     刻意繞到教官室附近,卻也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巡堂教官攔住是其一,熟悉的位子坐的不再是熟悉的人才是主因。道理都明白,但理性上的明白與感性上的接受是兩碼子事。三天,分量竟重於三年。總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至少不是從未相遇。畢旅落榜指考,謝謝您參與我的生命,還是在這些重要的時刻。

 

     和英文老師後來聊的很開心,或許,不跟他說我的矛盾是對的。撇除觀念上的歧異,她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老師,可以聊到天南地北都沒問題。他的學生來找她,跟她報告練習英文歌的進度,也興沖沖的和她分享她們在各處撲街的實錄。心裡暗笑,這事一年前畢旅時導遊就帶幾個同學做過了,還拍了一堆自拍照,至於當時只覺這無聊又幼稚,呵呵老古板吧

 

     老師說我對感情很理性。是呀!看到身邊好幾個同學都想交男朋友,自己卻完全沒那念頭存在。冷眼看人很容易,目光轉回自己身上卻往往當局者迷。算了,就先這樣吧!

 

     只想把目前的生活過好,飄渺的未來,捉不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