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下午在八樓做郵票時摸魚摸著把煙消雲散聽了一遍,聽完還不夠,竟又鬼使神差地去翻了蜀道行退場那段來看……找死啊自己。記得小時候有點是逼自己硬著心腸看完那一段的,之後便再也不敢面對,就算前一陣子斷斷續續重新補劇也特意跳過整部闍城血印,闍城這部太慘烈,簡直秒秒鐘被捅成篩子的節奏。

 

幼時印象中蜀道行一直給我很穩重安然的感覺,因此他退場時心裡悽悽慘慘戚戚。我從來就無法忍受柳湘音穿那套洋裝,總覺得那已不是原來的她了,只是被操縱的精美的傀儡罷了。愛看湘音以前的模樣兒,一頭金色頭髮柔順披垂而下,兩側用夾子固定好,一身素淨淡雅的白裳,這才是我心目中柳姑娘最真實的樣貌啊!短短十分鐘的戲,卻教我幾乎忍著不讓眼淚流出。開場的背景音樂就是用煙消雲散的伴奏版,口白輕輕地唸著蜀道行的心情,以嘆息的口吻。之後便是幽怨淒楚的女聲傳來,悠悠盪盪在天際,唱出了誰的心情?

 

回憶自蜀道行腦海潮水般洶湧而上,這可不是柳千韻柳湘音母女的最深切的悲歌嗎?那段被塵封的回憶裡,我看到的是一個人被迫做下抉擇,被迫硬生生切斷這輩子最深的羈絆。這時的他,竟能體會柳千韻當初的感覺了,不曾停過的顛沛流離,想放下一切的疲憊感。天倫聚首,於他而言竟然是這輩子最荒誕可笑的夢了。彼時妻子橫刀在他眼前顫聲威脅,他想必是肝腸寸斷的吧!只是他太強了,強到沒察覺自己內心的軟弱。而在他生命倒數的前幾刻,他流了數次淚,一滴一滴溫熱的淚水是一切強自武裝的防禦瓦解。從前看過不曾思考的東西此時接二連三從腦海裡冒出來了,我想到他前幾次送湘音去西佛國淨化,傷在兒身,痛在父母心啊!太慢來的醒悟。

 

我終於知道為何一直不願去面對這一段了,因為我從來就是對親情毫無抵抗力的人。看到親情,我只會希望有個好結局,幾乎無法忍受悲劇。老實說蜀道行的戲份我沒有看全,九皇座是斷斷續續地看,可能也沒看懂吧在那年歲。但現在理解一個人(角色)的心情竟然是那麼沉重,那時他不是俠刀,不是武癡傳人,就只是一名卑微的希望女兒活下去的父親,奈何蒼天執意捉弄。

 

夢碎了,他痛醒了,這個世間,他再無留戀了。

 

一襲灰袍,有著滄桑眼神的絕代刀客,就在一聲低嘆中悄然遠走了。

 

----------------------------------------------------------------------

 

附上〈誰知影〉的歌詞:

誰知影阮的心,飄浪無地偎;誰知影阮的夢,猶原無虛華。

誰知影阮的命,出世就孤單;無人疼痛,無依無偎。

 

秋天的風在吹,落葉飛上天;拋棄阮做伊去,等待到何時?

無聊的寂寞瞑,期待轉來阮身邊;日日夜夜思念,攏是伊。

 

春天的花開已經落煞,犧牲著青春無奈的我。

只有一人,無地無岸,可憐的我相信你的發誓。

 

2014.12.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