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上,一位持傘的絕色麗人急急而奔「歌聲!是誰、是誰?」那淒美而略顯悲哀的歌聲,夢幻的不真實,歌詞一字一字如石子般投入絕情書的心湖。引領著絕情書向前奔馳。

「飲雪、女兒,是你們再喚我嗎?」「哈哈哈!」她輕喃著,隨即放聲狂笑,笑著自己的癡;笑著自己的悲哀。然而,眼中逐漸充滿水霧,淚水就那麼不聽使喚的落下。那情深緣淺的丈夫與女兒面孔又在此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女兒軟軟的童音吟頌著唐詩的記憶再度鮮活了起來。腳步不曾停下,只為了追求一場不切實際的幻夢。但腰際間冰冷的骨灰罈卻又殘忍的提醒她。

「站住!絕情書!我要為我們師父報仇!」「妳這個殺人的女魔頭,還不償命來!」一群不知從哪竄出的武林人士看到她,便在後頭窮追不捨。「喝!」輕喝一聲,秀刃出鞘,冰冷的刀鋒映著青色寒芒,直取身後人首級,眾人閃避不及,全成了刀下亡魂。可憐,大仇未報,甚至刀劍都還來不及抽出,這會莫名其妙就做了刀下鬼。


縱然將敵人殲滅了,但絕情書絲毫無殺人的快感可言。她不後悔選擇殺手這條不歸路,為了報那血海深仇。只是,犧牲的人太多了,總是這樣暗送無常。這樣的輪迴要多久才能停止?驀地,那若有似無的歌聲越來越清楚。她繼續放足奔馳。跑著,跑著,來到了一頃江波岸畔,定睛一看,不正是淮川渡口嗎?波光粼粼,澄澈的湖水面卻什麼都沒有,只有倒映著自己憔悴的面孔而已。四周寂靜無聲,掛在天邊的月娘正笑吟吟的望著她,彷彿什麼事都從來沒發生過。


再也支持不住,她頹然而倒,跌坐在草地上放聲哭嚎。再次湧出的淚模糊了她的雙眼,一滴一滴,落在湖面,這清冷的夜裡聽起來格外清晰。「嗚…嗚…」從袖裡拿出詩箋,上面有只有一句詞-更與何人說。


「更與何人說、更與何人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字的絕情批
曲/編曲/演唱:阿輪 詞:周郎

欲分開彼張批,還放在~心底,
一點~一筆一劃,猶原遐~詳細。
置異鄉這一暝,找孤單~乾杯,
乎家己的~絕情批,怎~會~空白。
想慢慢寫~出的話,
一~句話~恓呀恓,
想斷了一切再愛過,驚同款痴迷,
像花~落~地,親像雲~過~月,
無字的~情~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