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噹!」碗筷被摔落在地的聲音。「長心,不可以!」「我不管!我不管!不見荷,你根本就是要毒死我!妳給我出去!出去!」碎了一地的杯盤,歇斯底里的尖叫,織語長心瘋狂的將眼前可看到的一切向地板砸去

 

「夠了!」「啪!」「妳…妳打我?」捂著發燙發痛的臉頰,織語長心不敢置信的看著不見荷,錯愕的眼神中夾雜著幾分驚懼。第一次出手打自己的妹妹,不見荷也驚訝的望著自己的手,混亂的理智總算有一些恢復,怒氣與焦急的情緒充斥著內心,她也不知為什麼這次竟按捺不住情緒,雖然這種情況已經不知道上演幾百回了。

 

無奈,她不想在繼續與長心僵持下去,伸手迅速向長心的穴道點去,使她陷入昏睡。將她抱回房間後,默默的回到廚房處理地板上的一片狼藉。「啊!」輕呼一聲,一時不察,白皙的手瞬間被鋒利的瓷器割破,一道殷紅就自指尖蜿蜒而下。恍惚之間,淚痕又悄悄的布滿雙頰,顧不得手上的傷與滿臉的淚水,她還是仔細的清理著碎片,還廚房原本乾淨的面容。又重新煮了晚飯,用竹罩罩好,隨後緩緩踱步至房間。

 

「長心…唉…」手輕輕撫著長心寧靜的睡顏,似乎只有在這時,她的小妹才真正的回到她身邊,「我該拿妳怎麼辦?」心緒混雜的她,喃喃自語著。但總不能讓長心這樣一直睡著,抬手解了長心的穴道,溫聲對她說道:「我們去吃晚飯好不好?」長心面表無情的點點頭,異常安靜的任由不見荷扶到廚房用餐。

 

一頓飯,吃的毫無滋味;桌上的氣氛,除了沉寂還是沉寂,但至少沒有衝突。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不見荷將織語長心抱到蓮池畔乘涼。現正值盛夏,朵朵芙蓉都盡情的舒展自身,又大又飽滿。又因不久前才下了場雨,荷葉上溢滿了水,而嬌柔的花瓣都沾上了些水珠,霎是可愛。四周涼爽非常,連長心都不禁被這股氣氛感染,展開笑顏,好奇的搖了搖離她距離最近的荷葉。一道清泉傾洩而下,滑過長心的手臂,弄得她格格直笑。

 

「長心,我先進去將輪椅推出來,妳要小心不要掉進池中喔!」殷殷的叮嚀,她卻置若罔聞,仍然繼續搖著荷葉上的清水,「哇!好可愛喔!」忽然,她像發現了新大陸般,一隻紅蜻蜓優雅的停在葉上,透明的薄翅顫呀顫,伸手欲抓 ,忽然……

 

「啊!」忽聞一聲驚叫,才剛要自門內出來的不見荷急忙飛奔過去。「救…救我…」滑落池中的長心虛弱的喚著

 

「別怕,別怕,姐姐很快就會救妳起來」雖然池水不深,但只餘一隻手臂的不見荷還是花費了一番功夫才將長心從淤泥中拉起。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時,天外忽傳來一聲驚雷,烏雲急捲翻湧,彷彿要吞噬了整片大地。接著便是大雨滂沱,豆大的雨珠急速的打在兩人身上,閃避不及的兩姊妹,渾身被淋的溼透,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屋內。

 

長心的模樣可真是狼狽,全身沾滿了爛泥不說,污水順著髮梢一滴一滴落在地上,長髮糾結在一塊,濕漉漉的黏在後腦杓。

 

「哇!」長心哭了出來,雙手緊緊的抱住不見荷。意外的,那失落的稱呼又自她口中脫出:「荷姊…我好怕…好怕……」不見荷心頭一震“她……剛才喚我什麼?是多久沒聽到這熟悉的呼喚了?”忍住萬般思緒,她顫抖的說道「乖…不哭了…不哭了...姐姐在這裡…在這裡……」

 

舀起溫度剛好的溫水,不見荷先打濕長心的頭髮,看著這一頭如墨緞般的青絲,她無聲的嘆氣「以前長心的頭髮根本不是黑色的,而是深棕色……連原有的娃娃臉也不見了……」那如陶瓷娃娃般面孔,使不見荷又走神了,心中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打理長心上床睡了之後,也是來到蓮池,她倚在大樹下,仰望繁星點點,思及這段退隱後的日子,雖然預料中的狀況頻頻出現。但她的心中,除了感恩,還是感恩,「上天真的是太眷顧我了,讓一個在沾染滿身血腥罪惡之後的人,竟還能擁有這樣安穩平靜的生活……」「感謝上蒼的包容,讓我還擁有一個懺悔的機會……」盈框熱淚,再也忍不住蘇蘇落下,她任由內心澎湃的情緒盡情宣洩,並沒去擦拭,但這淚是最溫暖的淚;是被救贖的淚。

 

「不知,你們現在過的可好?前輩,葉…小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紀:最後還是決定把它獨立為一篇(因為後續無力……-  -///)

其實這篇想要表達的東西很簡單,就是不見荷的心境而已,總覺得她們還有一段未完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