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圍城失敗,天下封刀、日盲族相繼投降,天都稱霸中原。然而在天下封刀內,卻有一名女子自告奮勇,自願擔任刺殺羅喉的任務。故事的序幕,在此揭開……

秋風,嗚嗚悲鳴,彷彿也來為來人送行;伊人,終將遠去,再也無法回頭。荒涼的原野上,只見數頂轎子緩緩前行,是如此孤獨與渺小。

輕掀轎簾,玉秋風遙望了最後一眼故土,嘴角若有似無的勾起了一抹弧度,淡淡的,卻苦澀不已。臨行前的話語,不停在腦中快速回憶,清晰到不真實。心緒輾轉之間,忽聞一聲呼喚,「秋風!」喚她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其胞兄 - 御不凡「什麼事?」「此地離天都還有段距離,要不要先在此稍作歇息在趕路?」「嗯…你可以扶我下轎嗎?」「妳…好吧!」心中嘆道,手卻還是將妹妹輕扶下轎。並不是不懂她之想法,只是,這竟是最後能為她做的事情了。

他們很幸運,附近正好有一面清澈的湖泊,玉秋風稍作打扮梳洗後,揮手喚殘霞、映紅前來「妳們記住,無論發生時麼事都必須忍耐,否則計畫將功虧一簀了。」頓了頓又再開口道:「我真的不知要如何感謝妳們,好姊妹…….」原本叮嚀的話語,說到後來,已是哽咽到無法再說下去。淚,已在眼框中打轉了,卻倔強的不肯讓它落下。

「小姐,不必再說了,我們還是當日的那一句話,這是我們自願,誓死跟隨小姐妳呀!」映紅強打精神的笑道。「上轎吧!秋風!」御不凡不忍見她如此,只得狠下心來催人繼續趕路。

縱是步伐已放到不能在遲緩,但天都已是近在咫尺。玉秋風下了轎,頭也不敢回,就一步一步的往天都的方向走去。御不凡無語,只是注視著她的背影。突然,那抹紫影向他奔來並撲近他懷中,而淚,燙傷了他的臉…….

「這…這支玉釵,本是大哥要在妳出嫁前,送…送…送給……」強顏歡笑的偽裝,此刻終於崩潰,那從不示人的脆弱的一面,此刻清楚的展現在他妹妹面前,他是多麼恐懼會失去她「我…我知道…哥…哥……」頭倚在御不凡肩上,抹去淚水,想在最後一次好好的看兄長的容顏。御不凡輕輕的拍著她,就像幼時她因故哭泣時,所給予的支持及安慰。

「去…去吧!天都的人下來了……」良久,御不凡平靜的開口道……

 

此地別燕丹,壯士髮衝冠。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應該還會有後續吧!我不確定(不負責任的作者@@....)因為如果斷了似乎不太完整。大體依劇情走,嗯大概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