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刀戟戡魔錄二素還真重掌仙境

 

 

細雨霏霏,那人散下總是梳著蓮冠的三千華髮,身披一襲素衣,獨自在琉璃仙境內焚香操琴。清亮悠遠的琴音不停的自指間流瀉而出,時而險峻如高山,時而蜿蜒如流水,隱然一幅潑墨山水呈現在眼前,更添一種遺世獨立的氛圍。

 

 

爐中的香已焚盡,只餘縷縷清煙裊裊升騰;杯中的茶也早已不再冒著氤氳水氣,琥珀色茶湯清澈見底。

 

 

一曲奏罷,他拿起茶盞飲了一口,只感一陣苦澀由口無邊無際地蔓延開來。

 

 

遠遠的,一抹玄色身影打著傘,徐徐地散步而來「談兄真是好興致,下雨天還來訪琉璃仙境,莫不是要來看素某的吧?」「你在作夢。」談無慾步上漢白玉砌成的台階,收了傘,將紙傘倚在牆邊,便丟了這麼一句。

 

 

「屈世途呢?」沒見到那可憐的萬年老管家,談無慾問到。「放了一天的假,陪青衣宮主去了」素還真悠然答道。

 

 

「江湖最近平靜許多,師弟咱們不妨偷些浮生半日閒吧!」「素還真……」談無慾忽地叫住素還真「嗯?」「無事,你還不快去泡茶招待客人嗎?」其實未竟的話語,彼此心知肚明,欲說還休,是不願將傷口再一次血淋淋的扒開,鮮血淋漓,痛不欲生。

 

 

「我想,這場雨一時不會歇了。」談無慾坐在圓形的木桌旁,望著遠方因細雨而顯得籠罩在薄紗般的層層山巒,淡淡的開口,神思不知飄到何處。

 

 

素還真沏好了茶,倒在一只白瓷杯,遞給談無慾。淡色的茶湯上雲煙繚繞,模糊了談無慾的視線,隱約有一股幽幽的清香竄入鼻息。

 

 

他捧了半晌,才淺淺的飲了一口「這是什麼茶?」「蓮花茶,師弟不是常常嚷著想要喝嗎?」「哼!」談無慾不理他,逕自細細品嚐其中的滋味。

 

 

「哇!難得品味那麼高的師弟,竟肯賞臉將茶喝完至杯底,該說素某泡茶的技術進步了嗎?」談無慾白了他一眼「你說是就是吧!」素還真嘴角隱隱地勾了抹不易察覺的弧度,興致盎然提議道:「師弟,久不曾聽你彈琴,可願在此為素某奏上一曲嗎?」「彈可以,但不是為你。」「你這樣說,使素某心痛不已呀!」語畢,還捂著胸口倒退三步,一副受盡萬分委屈的模樣。「素、還、真」提高的聲調,卻隱含了些無奈,某人愛演的細胞又再度發作了。

 

 

談無慾起身走至窗畔,在放置古琴的琴架前坐了下來,修長的手指撫上琴弦,錚錚琮琮的開始彈奏。

若說素還真的琴音和煦如春陽,則談無慾的琴音自然流露出一股清冷,如高高懸於天邊的明月,彷彿不曾沾染世俗紅塵,一種看透世間的淡然。

 

 

雨下更大了,淅瀝淅瀝的雨聲極自然的融入琴音之中,成為和諧的背景樂,絲毫不覺突兀。素還真靜靜的聽著,墨色瞳子不覺醞釀了某種情緒,一種無以名之的悸動溢滿整個胸口,溫潤的笑意自眼眸中綻開。

 

 

他突然覺得,這場雨,不再是如此淒涼了……。

 

 

「慕少艾好友,你聽見了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記:這篇不是祭文(正色)純粹是想聽他們彈琴而已

然後,依舊命題無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