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0 Sat 2010 22:11
  • 淚雨

 



前言:這篇是陳舊到快發霉的文,最近想到把他丟出來,是絕塵和御不凡的,嗯...勉強算是追思吧!

熊熊發現自己很愛寫祭文
=   =

*
溫熱的鮮血模糊了我的雙眼,一片迷濛中,我看見你向我緩緩走來,「漠刀絕塵,你敢再向前一步,御不凡立刻沒命!」是炎龍!而他正將冰涼的刀鋒擱在我頸邊,無力掙扎的我,也不想再掙扎了,斂垂著眼眸,恍若這一切與我無關似的。

 

或許是心冷了吧!一切的努力,換來的是什麼?滿紙連篇的謊言吧!玉家誓死效命天下封刀,父親與小妹皆已為天下封刀犧牲,最後的下場,只是旁人茶餘飯後一句事不關己的涼薄的嘆息:「他們一家怎麼那麼傻!」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將我幾欲散離的神識拉回現實,那隻操縱我生死的手臂,不知何時血淋淋的掉落塵土。「你」他終究還是走到我面前了「不要!」驚慌的拚盡力氣嘶喊,因為前方有一排火藥埋在地底,但他置若罔聞,仍是穩穩的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終於,一切結束了,在一陣飛煙驚爆聲中,他用刀將桎梏我四肢的繩子一一割斷,無力的伏在他肩上「我的身上有毒。」但此刻,我已無力選擇。「我好怕你來,卻又怕你不來……」哈!像我這麼乾脆的人,竟也會有兩難的時候。

 

「我們回去吧!」低沉的嗓音,安撫了我的心情,「我答應過你,要是你無法走路,我也會背著你繼續走下去。」「絕塵……」剩下的路,你可能要自己走下去……

 

大雨傾盆,上天是在為誰流淚?絕塵,我喜愛雨,但我不想淋雨,很冷。勉力抬頭仰望灰濛濛的天空,雨水刺痛了我的眼,感覺體力正一點一滴的不斷流失。咦?這裡不是巫邪教的範圍嗎?絕塵,不要去那裡玩!「絕塵,前面不是有巫邪教的人嗎?很危險呢!我們不要過去。」「別怕,我會保護你」漠刀絕塵知道,御不凡的時候將盡,但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一句句回答御不凡的囈語「啊!我的腿,被螣莽咬傷了!」「黑血我將他吸出來了,我去找父皇,叫他來醫治你」「絕塵,不要走!」「我一定會回來的!一定!」

 

「嗯!」我笑著點頭,安心望著他的背影,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不會丟下我讓我孤單……

 

「絕塵,再吹一曲葉笛給我聽好嗎?」軟垂的手,宣告了生命的終結,漠刀絕塵無語,只是愈發握緊御不凡的手,滾燙的淚順著臉龐滑落,飄散在風中的塵沙。

 

「御不凡,我們回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olichn422
  • 寫的好棒!
    感情描寫得很細膩呢!
    有機會的話想跟你請教寫文章的方法,可以嗎?
  • 感謝道友的稱讚~
    其實這篇也是看完劇後心情一時平靜不下來才寫出來發洩的~
    對小御的怨念很深阿(笑)
    對他來說
    或許主席就是他的天
    他一切理想的寄託
    在遭受他信賴已久的刀無極的背叛之後,是怎樣讓人不可置信與痛心?
    對不起離題了(默)
    請教不敢當啦!
    畢竟自己對寫作也還懵懵懂懂的
    沒辦法架構出內容很大的小說
    只能以這種短篇的來練文筆
    之前在別人的網誌看到一段這樣的話
    或許對你很有幫助喔!
    「如過你能用一段話敘述出月沉入海的情景,為什麼要只寫『月沉入海呢』?用你的心,寫出你觀察到的特別之處,融進你的體會,才能讓別人走進你文字描寫的情景。」
    一起加油吧!(歐)

    日曉 於 2011/04/04 18:01 回覆

  • 悄悄話
  • lolichn422
  • ㄟ...我目前看到的是他還沒死而已

    總之謝謝你˙ˇ˙
  • 噢!對不起
    這樣算不算洩漏劇情(被打)
    道友現在是在看刀龍或是龍戰八荒吧!
    不客氣~期待看到道友的佳作^ ^

    日曉 於 2011/04/10 12:5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