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冷氣團來襲
,氣溫都大約在攝氏十度間徘徊。

 

下午時開始下起綿綿的細雨,不大不小,卻恰恰能使人心煩,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潮濕氣味。

 

這帶著刺骨寒意的雨直到剛才才停。

 

縱使現在是在宿舍,談無慾還是披著黑色的羽絨外套,銀白色的長髮以一支原子筆鬆鬆的盤在腦後,幾綹鬆脫的髮絲垂在胸前。修長的手指正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他翻譯的一篇英文小說已接近尾聲,是之前跟出版商接洽的,算是打工性質的工作。

 

乾淨的桌面上只有一臺筆電及一個裝著熱茶的保溫瓶。雜七雜八的書籍和資料等都整整齊齊的擺在桌旁的書櫃中。說來談無慾也是有些潔癖的,雜物等都一絲不苟的放於應放的位置,絕對不會散亂的擱在桌上。

 

宿舍裡只剩下談無慾一人,顯得有些冷清。一間房內住四個,一劍封禪、劍雪無名早就不知到哪兒蹓韃去了,蝴蝶君則是惡聲惡氣的對他說不要去當他和阿月仔的電燈泡,否則,殺無赦!其實劍雪出門前有問他要不要一同出去,望著劍雪帶著期盼的清澈的海藍色眼眸,他淡淡的搖搖頭,說你們自己去吧!

 

談無慾和劍雪及蝴蝶君比較熟,一劍封禪則是除了劍雪外,對其他人可說是冷漠的像冰塊。談無慾聽劍雪說他們童年時期就認識了,就像他和某人一般。

 

當最後一個字鍵落,談無慾闔上筆電,站起身揉了揉乾澀的雙眼,伸展了下因久坐而略為僵硬的四肢。羽絨外套自背後滑了下來,他撿起後側身躺倒在床的下鋪上,那是他的床位。

 

淺褐色眼瞳漫無目的地瀏覽室內景物,他沒有開燈,因此室內有些昏暗。澄紅色的夕陽餘暉透過洗了太多次而褪色的藏青色窗簾灑落在地板的磁磚上,光與影在地面互相交錯嬉戲著。

 

他突然覺得有些倦意湧了上來,腦中盤算著等一下去餐廳包飯,現在先稍微小瞇一下好了。

 

閉起眼,安靜的窩在床邊。只有一個人的宿舍,還是有些寂寞。他並不是真的不願與同學出去,只是他明白他討厭過於熱鬧的場面,或者說是曲終人散的淒涼。

 

『生命的本質是孤獨的』,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涵義。

 

談無慾是孤兒,三歲時被人收養,童年時期唯一的一個朋友也就是現在紅透整個琉璃大學的素還真。素還真大他一歲,住他家隔壁,小時候養父母常常沒空照料他而把他託給素還真家代為照看,於是每天一放學後談無慾便習慣跑去素還真家一起寫作業,吃點心,久而之久兩人也極為熟悉。

 

他們無話不談,但素還真時常會使些小小的惡作劇唬他,每次都把他氣得背過身去悶不吭聲,素還真才好聲好氣的哄著他:「無慾,別生氣了啦!」「哼!」。大人們看他們的相處方式總是這樣,也就習以為常。

 

談無慾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跟他一起被收養。名叫談笑眉,是個很可愛的女孩,今年高三。

 

後來養母在他國中時因一場車禍意外逝世。自養母走了之後,養父一夜間似乎蒼老了不少,獨力擔起全家的經濟支柱。雖然仍是對他們兄妹倆非常慈愛,談無慾卻隱隱發現到養父的笑容中總是摻雜了些許淡淡的哀傷。他想抹去那份哀傷,但他明白,他做不到。

 

談無慾在高中的時後便已開始打工替家中貼補家用,憑著一直保持優異的成績推甄進了大學。他和素還真可說是“孽緣”吧!從國小到高中讀的竟然一直都是同一所學校。大學推甄結果放榜時,暈!為什麼又是與素還真讀的大學一樣?他無語問蒼天,雖然那是間非常著名的大學。 

素還真讀醫學系,他讀外文系。因為彼此念的科系不同,他後來便不再常去找素還真了,畢竟素還真也有自己的朋友,總不好再時時顧著他。

 

素還真大他一屆,今年大三。英俊瀟灑,溫文儒雅的他,舉手投足間自然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風采,而成績也是數一數二,不知多少女學生為之瘋狂傾倒。情書、鮮花沒一日少過,談無慾看了只是笑他:「好一個大眾情人!」

 

談無慾的成績也不恍多讓,而且人長得頗為清俊,可性情略顯冷淡。大多數的同學私下談論他都說他看起來很神秘,表面上合群,口才犀利,說出的話往往使人無法反駁。其實私底下話不多,給人一種疏離感。宛如一輪明月,高掛於天際散發著淡淡的光輝,卻是冷眼看向世間。

 

就在談無慾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時,擱在床頭的手機突然轟然作響。他不想接,連眼皮都沒動一下。打電話的人似乎不死心,連續撥了三通。到第三通時,談無慾終於接了,原因是鈴聲把他的睡意徹底響跑了。

 

「喂,無慾,你在宿舍嗎?」

 

「嗯。」含糊的應聲似乎含了些被吵醒的微怒。

 

「你是不是在睡覺?」

 

「……」你怎麼又知道我在睡覺了?談無慾沒好氣的想。

 

「因為你房間的燈沒開。」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素還真若無其事的補上一句。

 

「素還真,你何時對我的行蹤這麼瞭若指掌了?」

 

「別睡了,已經快六點了。吃完晚餐,我們一起去跨年吧!還有你沒機會拒絕,因為我已經在你宿舍的樓下了。」素還真聽起來頗為歡愉的聲音自手機中傳來。

 

「你為什麼會在宿舍的樓下?」談無慾挑高了眉。

 

「因為剛好路過。」素還真給了一個讓人打死都不相信的答案。

 

「那還真是“剛好”啊!」談無慾近咬牙切齒的說道。

 

「是啊!」素還真話中的笑意不減。

 

掛斷電話,談無慾對手機嘆了口氣,兩人鬥法他好像沒有一次占上風。抬手將髮絲中的原子筆抽出,重新用橡皮圈紮了個馬尾,穿好羽絨外套,抓了鑰匙及手機,便下樓去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數超過上限,只好拆開來(望天),不過下章還未寫完就是了,談談很讓人糾結啊!(明明是妳自己在糾結=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xpattyx
  • 素還真萬歲!
    頭香耶!
  • 談談會哭啊!(笑)

    日曉 於 2011/06/06 22:41 回覆

  • jean820818
  • 尚風亂雪回訪
    怎麼沒有下面的
    讚欸
  • 下章還沒完成喔!原本是想說一次寫完再貼文,但怕再拖下去這篇文要斷稿了(從一月磨到現在),所以先貼一部分以督促自己完成。
    謝謝道友的讚美,歡迎有空常來坐~^ ^

    日曉 於 2011/06/07 20:13 回覆

  • 悄悄話
  • godwhite
  • 很好看喔!道友文筆真不錯!加油加油等下一篇喔XD
  • 讀者的回覆是作者寫文的動力啊!謝謝道友~^O^

    日曉 於 2011/06/07 21:02 回覆

  • jean820818
  • 一定一定
    本人是典型的書蟲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