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慾,我們去附近的河堤吹吹風好不好?」素還真對坐在後座的談無慾問道。他騎著機車馳騁在街道上,沿途只有數盞路燈透著略顯黯淡的白光。

 

這是個古樸的小鎮,大部分的居民生活都很規律。晚上九點過後街道上便很少看見行人了,當然今天是有些例外,街上的人是比平常多了些,皆是要去湊湊熱鬧的。

 

「你不是說要去參加跨年活動嗎?」談無慾反問。

 

「你會想去嗎?」素還真的語氣帶著明顯的笑意。

 

冷冽的夜風陣陣地擦過談無慾的臉頰,在不到十度的低溫下他的臉被凍得有些僵硬。機車的速度不快,但罩在安全帽下的馬尾仍是散亂的飛揚,在夜裡黑與白的對比顯得格外清晰,脖子感到冷颼颼的。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素還真將機車熄了火停靠在草叢附近,便與談無慾一同步上河堤。

 

「今天的月亮是上弦月,無慾,感覺它似乎在對你微笑耶!」素還真抬頭望向夜空,除了彎彎的月兒外,還有一顆顆調皮的星星忽明忽滅。看著看著,心似乎也平靜了下來。

 

「嗯。」談無慾蹲在地上,心不在焉的玩著一根隨意拔來的雜草。

 

素還真笑了笑,先跟著蹲下然後拉著談無慾一起坐在水泥地上「我們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聊天了。」素還真溫聲說道。

 

「嗯。」

 

「大學的生活還過的習慣吧!」

 

「都已經大二了,就算不習慣也得習慣。何況,我並沒有適應不良。」談無慾將草扔了,雙手環膝,頭微微仰起望著夜幕,又似是在發呆。

 

他又將下頷抵著膝蓋,聲音淡淡的「放心,我現在過的很好」

 

素還真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談無慾不著痕跡的避開了話題「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不如說說你的事吧!」素知他性子不喜談論有關自己的一切,素還真心底暗嘆了口氣,卻也不再糾纏在這話題上。

 

他看著他,從小學到現在,從一個倔強彆扭的小男孩到如今冷靜沉著的談無慾。

 

談無慾的性子向來沉默,特殊的身世使他比同齡的孩子早熟很多。他不愛與人打交道,下課時總靜靜的坐在位子上複習上一節課教過的內容。但也因此使許多同學誤會他,以為他驕傲冷漠、目中無人。可他從來不曾辯解,他認為嘴長在他們身上,愛說什麼與他無關。

 

國二,班上幾個嫉妒談無慾的同學在一次放學後,趁剩他一人鎖教室的門時將其團團圍住,那時走廊上早已是空蕩蕩的,並無半個人在。

 

「你很嗆嘛!考試都一直第一名,每天裝的一副乖寶寶樣,是要等著老師讚美嗎?」其中一個高壯的男生揪著他的衣領對他叫囂。原來躺著也中槍,談無慾有些無奈,難道平靜度日也有錯?

 

「要裝清高回家裝給你媽看啦!看你一副娘樣,一定只會回家哭!阿母秀秀喔!」另一個站在右邊的人雙手叉著腰也不甘示弱的開炮。左邊那個則是毫不留情一拳便要揮去。衣領被對方揪起的談無慾,原本毫無表情甚至帶著些微嘲諷的臉微微起了變化,他母親已經在上個月去世了。

 

眼神一冷,他抓住出拳之人的手臂,腕一使力便聽得那人哇哇大叫「痛死我啦!」抓著衣領的人一嚇,手頓時鬆開了。

 

幾個人沒料到身材看似清瘦弱小的談無慾竟會回手,回過神後便是圍著談無慾一陣拳打腳踢。但談無慾可不是省油的燈,從小因身體瘦弱而被老爹拎去學的跆拳道這時派上用場,場面頓時失控。混戰中,不時可聽見「笨蛋,你打錯人了啦!」「白癡!他在那邊!

 

忽然,從遠處傳來一聲怒喝「夠了!」談無慾在混亂中回頭一望,素還真站在樓梯口對他們大聲喝止。所有人立刻安靜了下來,素還真學長在學校幾乎是無人不識,無人不曉。在校門口遲遲等不到談無慾,素還真上樓找人,竟是看到這副景象。

 

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那些惹事生非的學生們一個個灰溜溜的四散了。「為什麼會和那些人起衝突?無慾,你好歹也說句話吧!」回家的路上,素還真這個問題已問了不下十數次。可談無慾一張臉繃的死緊,抿緊唇,半句話也不肯說。只是抹淨留在唇畔的血,他可不想這樣回去見老爹。

 

素還真無奈,低頭卻發現談無慾的左手握的死緊,硬把他的手掰開一看,因用力過度,絲絲鮮血自掌中滴落而下,染成一片怵目驚心的紅。

 

後來這件事在素還真的家長周旋下被壓下來了,因素還真的父親是家長會長。幾個學生被主任押到學務處互相道歉便算了,總算沒有被記過。

 

可對於素還真來說,他覺得談無慾是特別的。明白談無慾遭遇的他,自然而然能夠了解談無慾的一些想法,這也是之所以兩人能如此契合的原因。

 

但素還真這人非常愛逗談無慾,原因無他,只因為彆扭的人逗起來最是好玩,談無慾每次只要稍微拿言語激他一下臉便會紅的跟什麼似的。每次看到談無慾除了冷靜以外的表情,他覺得這才符合談無慾實際的年紀。

 

「素--!」只要聽到這升了八度音的三個字,便可知道談無慾又被素還真惹毛了。

 

「我之前有段時間一直在想,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坐了許久,談無慾難得主動開口。夜寒風大,他將外套微微攏了攏。

 

「後來也想通了,活著便是活著,沒有什麼為什麼。」淡然的嗓音,飄散在這冷冷的夜中。

 

「雖然燦爛的煙花過後帶給人的是一片淒清,但萬物本如此,緣起緣滅,有絢爛也有平淡,一切皆是自然。為何只執著於燦爛後的淒涼呢?」素還真難得收起玩鬧的態度。

 

「是我太悲觀了嗎?」談無慾微微苦笑,為何這人總是一眼便能看出他的癥結所在?

 

「不怪你,每個人的個性本就不同。」素還真溫聲道,抬手搭著談無慾的肩膀。

 

這時,一道絢麗的煙花猛然爆開在漆黑的夜幕中,夾雜著遠處人們此起彼落的歡呼聲「新---樂!」抬腕看了看手表,時針與分針都分秒不差的位於十二的位置。

 

談無慾淡淡的笑了,拉著素還真站起來觀望。望著不斷施放的煙火,素還真知道談無慾有些事是真的想通了。

 

手機在口袋中一陣震動,是笑眉傳來的簡訊。「哥,新年快樂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圓滿了@@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寫這篇了,這畢竟是個人第一次寫短篇小說,當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嗯...就先這樣吧!(被打)

還有一個隱設定,就是小談的老爹其實便是號伯伯號崑崙,不知道有沒有人猜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ber64023
  • ^^
  • 哈哈哈~終於完結了
    心中真是說不出的爽啊!(台客上身= =)

    日曉 於 2011/07/19 2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