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9 Thu 2012 21:04
  • 雨夜

 

「你又進來幹嘛?」原本專心於手中書的談無慾,聽見木門移動的吱嘎聲便回過頭板著臉望著推門而入的素還真。

 

素還真收起手中的紙傘靠在牆邊掩了門,烏黑的頭髮沒有紮,自然的垂散在腦後,且因為沾上了雨水而泛著亮光。衣衫倒還好,除了靠近傘緣的部分有些濕外其餘全是乾的。

 

素還真很喜歡在夜裡跑到談無慾的房裡和他擠同一張床睡,通常都是不請自來。兩人皆睡不著時便或聊天、或下棋直到稀微的晨光透入。談無慾其實常常聊著聊著便抵擋不住睡意的侵襲而睡去。

 

「睡覺阿﹗」素還真一臉理所當然,脫了外衫鞋襪便爬到談無慾的床上趴著看坐在對面案几前的談無慾。談無慾也不理他,繼續閱讀著方才未竟的內容。

 

窗外雷聲隆隆,豆大的雨滴擊打在屋頂上,發出淅瀝的聲響,不時有白光劃過天際。夏日的夜晚總是這樣的,尤其半斗坪位於山中,雷聲更像是被放大了數百倍般的清晰。

 

「無慾,我們睡覺好不好?」

 

……

 

「燈很亮我睡不著耶﹗」

 

「那你幹嘛不待在自己屋子裡睡啊﹗」談無慾受不了似的瞪眼看向素還真,手裡的書差點就扔出去了。

 

「因為我想和你聊天。」素還真笑嘻嘻的絲毫沒有一絲鳩佔鵲巢的愧疚感。

 

「無慾,你會怕打雷嗎?」趴在床沿的素還真突然問了這個問題。

 

「無忌才會怕。」談無慾把書放妥,熄了燈後爬上床將素還真往裏頭推一點「你進去啦﹗很擠耶﹗」

 

正說著,卻見一身溼透的無忌捲著被子淚眼汪汪的破門而入,看到並躺的素還真談無慾便不由分說地鑽到兩人中間。

「師兄,無忌怕打雷,和你們一起睡好不好?」素還真抱起無忌,溫柔的哄著「無忌乖,這是二師兄的房,你問二師兄吧﹗」無忌抬起臉雙眼眨巴眨巴的看著談無慾,似在徵詢他的意見。

「好啦好啦﹗全都往我這兒擠。」談無慾起身去關那扇被無忌撞開的門,又拿了乾淨的內衫幫無忌換下渾身溼透的衣裳。當然,那件被無忌捲起來包住身體的棉被也一同拿起來扔在角落的洗衣籃裡了。

 

好不容易哄睡了無忌,素還真又拿了傘出去至無忌的房裡拿了他的枕頭,畢竟一個枕頭睡三個人實在太擠了。

 

素還真將無忌挪到最床的最裡邊。他與談無慾共用一個枕頭,還不忘將枕頭挪近來一點分一半給自己。

 

「你下次來自己帶枕頭啦﹗」雖是嘴上叨念,談無慾卻也沒有真正的不滿,躺下後還將被子也分一半予素還真。

 

「今天來的那兩人很好玩呢﹗」黑暗中,素還真眼中閃著淘氣的笑意。

 

「原來所謂的劍尊也不過如此。」談無慾一臉鄙夷。

 

「耶~師尊告誡我們要謙虛阿﹗」

 

「就怕師尊知道我們偷偷教他們劍法,那我們不知要跪幾天?」話雖如此,談無慾還是一臉不在乎。

 

「相信師尊一定不會發現的……噓﹗」突然,素還真猛然將被子往上一拉,蓋住了他和談無慾。

 

談無慾凝神一聽,哎呀呀﹗師尊不是說好明天才回來嗎?怎麼現在就回來了還來屋子裡看我們﹗?

 

八指麒麟確實因事情提早辦完而回來了。無忌的房其實便在他屋子裡,因為他的年紀還太小所以沒有自己獨立的屋子。他看無忌的房中無人心裡便有數,只當他又跑去找素還真了。

 

來到素還真屋裡,卻空無一人,但隔壁談無慾的屋子似乎隱隱有人聲傳出,他遂故意放輕腳步聲想聽聽看那兩個寶貝徒弟到底在說些什麼。......不會被師尊發現…….,話到這兒便突然打住,隨後就只聞仍舊淅瀝不已的雨聲。

 

八指麒麟推開談無慾的房門,走近床前只看到一大團棉被而不見素談兩人的頭顱,無忌則是在最裡邊睡得香甜。嘆了一口氣,拉下棉被看到素還真果真與談無慾睡在一起。微微的鼾聲、喃喃的夢囈,兩人狀似睡的極熟,素還真一隻腳還橫在談無慾的腿肚上。將素還真的腳移回原位,八指麒麟又無聲無息的出去了。

 

聽到師父的腳步聲走遠了,裝睡的兩人終於忍不住睜開眼,望著對方噗哧一笑。

 

「幸好對話沒被師尊全聽了去。」素還真低低的說道。

 

「素還真我們還是睡覺吧﹗」談無慾感到倦意湧了上來,翻過身便閉眼不肯再說半句話了。

 

「好吧﹗」說完卻只聽到談無慾細細的鼾聲,原來是真的睡著了。素還真一笑,閉上眼睛也放任自己跌入夢鄉了。


◎補一下三人當時的年紀好了,素還真十二歲,談無慾十歲,無忌則是五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