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1 Sat 2012 17:12
  • 殘陽

 

「你不該逃避。」一路上,墨塵音就只這麼一句話。道者沉默地走在墨塵音後頭,面無表情,唯有眼神中暗藏了一絲痛苦。在墨塵音帶他出青埂冷峰之時他早已明瞭墨塵音將要領他到何處。

 

他們足足走了有半個時辰的路吧!「到了。」終於,前頭的墨塵音停下步伐。

 

那是一個山頭,風很強勁,吹著他倆的袖袍翻飛不已。驀然,映入道者眼簾的,是兩座新造的墳墓,碑上分別刻著金鎏影、紫荊衣這兩個名字。雜生周圍的管芒草隨風紛紛曳動,映著火紅的天際,憑添一股蕭瑟的氛圍。

 

赭杉軍閉上眼,雙膝重重落地,雙手不自覺的纂緊,愈掐愈深,直到兩道鮮紅的液體順著手腕蜿蜒滴落而下,但道者恍若不覺似的,睜開眼直直地凝視著新墳,眼眸中的疼痛翻滾不已如被火炙,最終,痛苦滾成淚水,一滴溫熱的淚落在墳前。「鎏影,當初要是早點發現你的不滿,你的異狀,是否就沒有今日的事情發生?」赭杉軍喃喃唸道,自責在腦中充斥著,喧囂叫鬧得直要使他發狂。這世上總有太多的如果,如果當初如此,今日是否就不會徒留悲憾?但憾恨既已鑄成,便無法挽回,這也是人世間恆常的苦難之一。

 

墨塵音站在一旁只是靜靜的看著,要解開赭杉的心結唯有正面面對,無論過程多麼痛苦。他非不感到傷悲,尋回師兄們的屍身,重造這兩座新墳皆是他所為。只是赭杉的情況又比他複雜。他明白赭杉總是將責任往自己身上攬的個性一定會使他感到異常痛苦,所以,這一關,只能靠赭杉軍自己度過。

 

山風一勁兒的吹來,吹散了赭杉軍臉上的冰涼。同時,也吹皺了一池回憶的春水。

 

赭杉軍、金鎏影與蒼是同時期入門的,優於一般道子的能力及表現使他們迅速地脫穎而出,成為玄宗宗主門下的直屬弟子。自幼,三人便住一起,吃一起,關係親厚非常,感情甚至好到別人看了都要吃味。但隨著年歲漸長,曾幾何時?一向親密的友情變了質,總是最愛說笑打鬧的金鎏影變得愈來愈沉默,漸漸地不再同他們一起聊天抬槓,眼神複雜得讓人讀不懂。赭杉軍並不是沒有察覺到這個師弟的改變,但當時的他只認為這是少年的叛逆期,畢竟他自己也曾經歷過這樣的一段時期,也就不太放在心上,直到那一日……

 

那年赭杉軍與蒼皆二十五歲,金鎏影則是弱冠。那年的重頭戲便是從六絃四奇十位道子中各選出一名為首之人,被選中的人以後便可參與玄宗內部重要的議事,甚至也就代表是下一任宗主的候選人。

 

無庸置疑的,六絃之首便是蒼。但當宗主宣布四奇之首的名字時,金鎏影沉下臉,起身就要離席,坐在金鎏影身旁的赭杉軍見狀,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連忙拉住金鎏影對宗主說道:「對於被封為四奇之首赭杉感到慚愧,恐怕並不適任,還是由金鎏影擔任吧!」

 

頓時,全場眼光全射向赭杉軍,不懂他為何要推辭。眾人皆知四奇中能力最突出的便是赭杉軍,由他受封當之無愧。宗主淡淡地看了赭杉軍一眼,沉默了半晌,方才又宣布:「好吧!既然赭杉軍無意擔任,那就改由金鎏影擔任四奇之首!」金鎏影聽聞霎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像是受到極大的侮辱,僵立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還是赭杉軍把他拉下讓他坐回原座,這一場詭異的風波才看似平息。

 

是夜,當赭杉軍在自己的書齋中讀書之際,金鎏影門也不敲的就直闖進來,冷冷地丟下一句話後再度離開。「我並不希罕這個位子!也不需要你給我的憐憫!」赭杉軍一輩子也忘不了當時他那個師弟的眼中是如何燃燒著張狂的恨意,或許,還帶點其它他無法理解的情緒。「我……」正要回答,眼前之人卻早已不知所蹤。赭杉軍茫然了,難道他做錯了嗎?難道金鎏影要的東西不是那個?那他要的到底是什麼?

 

「赭杉。」一聲清脆的呼喚喚回了赭杉軍正陷入沉思的神智。抬頭一看,原來是墨塵音。說到墨塵音,是四奇最後一個入門的道子,自小就與赭杉最親。生性活潑卻善體人意的他,是眾師兄們的寶,什麼煩心事向他一說包準最後一定可以解決,就算不能解決也覺會得心情輕鬆了不少。

 

「怎麼了?」

 

「剛才我看鎏影跑進你房裡隨後又氣沖沖地出來,是發生何事?」

 

「沒什麼。」

 

「跟早晨的事情有關吧!」墨塵音心思比赭杉軍玲瓏剔透的多,一看就約略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唉!就是鎏影……」好不容易解釋完,卻見墨塵音撐著雙頰一臉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瞧,赭杉軍疑惑地喊了聲「塵音?」

 

「像鎏影那麼好強的人怎麼可能受得了別人的讓位?這對他來說這是一種侮辱,感覺就像是別人挑剩了再給他一般,你跟他認識了這麼多年難道還不明白他的性子?」忍住拿手敲赭杉軍腦袋的衝動,墨塵音從容地解釋。

 

「可是……他不是想要那個位子嗎?」赭杉軍又問。

 

「是,他想要沒錯,但他寧願不要也不需要你讓給他。」墨塵音臉色忽轉凝重「一個人有想要上進的心是沒錯,但如果過於執著名次的先後,到頭來不但傷了人更會把自己推向毀滅啊!」

 

多年後,當赭杉軍回想那一晚的對話時,赫然發現所謂的一語成讖也不過如此。

 

***

 

道魔之戰幾乎把整個道境玄宗毀滅殆盡。

 

其實初時玄宗與異度魔界是五五平手,雙方打得不相上下。可是,玄宗出了兩名叛徒,徹徹底底的出賣了玄宗,使得新任宗主.蒼,在兵敗如山倒的劣境下被迫以封印整座封雲山以求自保。叛徒正是金鎏影與紫荊衣。

 

有人在金鎏影的房內,找到了這麼一張字條。

 

「吾實在無法忍受處處以蒼為主的玄宗。所以,別怨吾!」

 

彼時赭杉軍因中了伏嬰師咒術命在旦夕,墨塵音為了救他而揹負他死命的衝破魔界大軍不見影蹤,因此他們二人並未封印在封雲山中。

 

他沉眠了數千個日子。再睜眼,見到的是墨塵音一臉因過於興奮激動留下的兩行淚水。雖然清醒,但伏嬰師的咒術十分陰險狠毒,竟使他體內留了無法輕易根除的魔根,造成他面容劇變,皮膚蒼白,原來一頭赤紅的頭髮竟轉變為墨黑,且得時時控制自己的心性才不至讓自己陷入入魔的狀態。

 

為了醫治他的症狀,墨塵音一心一意只想尋出解方,所有心思都牽掛在他身上,再也無暇去理會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因此他們對江湖事皆只是耳聞而已。

 

聽說...玄宗解開了封印,再度與異度魔界抗衡……

 

聽說…六絃之首蒼復出並救了被困在魔界的白雪飄……

 

聽說…化名昭穆尊的金鎏影創立了武林公法庭……

聽說…昭穆尊與化名為尹秋君的紫荊衣設下圈套聯合異度魔界殺死日月才子……

 

聽說…蒼後來與天荒不老城合作對抗詭齡長生殿……

 

聽說…紫荊衣暗算蒼未果,反使赤雲染中了毒……

 

聽說…金鎏影趁蒼不在天波浩渺時置赤雲染與白雪飄於死地……

 

聽說…金鎏影與紫荊衣反目,聯合無界主問天敵將紫荊衣殺了……

 

聽說…蒼最後與金鎏影決一死戰,蒼勝了……

 

 

 

 

後記:

越寫越發現自己對四奇個性的掌握越來越明朗。他們四個的個性的確有大大的不同啊!(笑)

 

金鎏影的個性造成他的日後的際遇。真的,越寫越發現這人的個性的確好玩,好強不服輸,表面上卻又裝作不屑,對蒼的瑜亮情節非常重。他是那種寧願我負天下人也不准天下人負我的那種人吧!他的執著後來成魔,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之地。說到他對蒼的情節,不禁會讓我想到某位姓談的道長呢!(大笑)不過這兩人的本質畢竟是截然不同的,不能混為一談。總歸一句,我覺得金鎏影並不適合出家作道士,帝王之家或許比較適合他吧!

 

再來說赭杉,我一直覺得赭杉是那種正直純粹的人,心思較不會七彎八拐,不是說他不聰明,他可以輕易的看破敵人的詭計,但對於金鎏影心思的枝枝節節,他無法明白,因為他根本無法理解。赭杉是淡泊的,是一心為玄宗的,金鎏影有他的鴻圖大展,不甘只做一名籍籍無名的道士,必要時犧牲掉玄宗也是可行的。所以說有金鎏影這種師弟真的是辛苦他了!(拍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