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京一&劍無極(寬版)  

  【 神田京一&劍無極】


 

總覺得自己一定要寫些什麼來記住這份當下的感動。我是個懶人,有些事過了就罷,也懶得提筆去記下。但這次,心中像是有某種意念催促著我要記下,就算在遙遠的以後回來看會覺得當初怎麼會寫下這等云云,但總是認真的喜歡過、在乎過。

 

我不諱言,每當看到劍無極的內心戲一定會激動很久。劍無極,是個外表與內心反差極大的人,他是黑白龍狼傳的人氣王,說話犀利愛吐槽,有著痞子般的性格,愛護師弟雪山銀燕卻老是故意刺激他(雖然激將的成分佔大部分)剛接觸黑白時,第一個有好感的角色就是他,冷靜果斷,兼之和銀燕的對話實在是令人好氣又好笑,那句「劍無極,你!」已經變成金光的名言之一了XD (某藏在一旁咬牙切齒的點頭)

 

後來有一陣子沒看黑白,直到最近決戰時刻出了才又重新翻起來看,想說看過黑白才知道決戰時刻一切劇情的前因後果,對每一個角色才有基礎的情感,不是只基於角色的外表還是其他各種表面的因素才喜歡。

 

劇情後來的發展,漸漸帶出了其內在性格與身世背景。他的天資其實不是頂尖,與天資優越的銀燕相比更是差了許多。他的劍法,完完全全是靠苦練而來,所以他最厭惡別人跟他提到天資什麼的。我是一直到到時才真正喜歡上他,因為他不像一般的角色一出場總是什麼絕世高人或武功蓋世,而且劍無極練武的心路歷程更凸顯出他的真。

 

「想當初我的一點突破(招式名)練了一年才領悟而出,銀燕這小子才隨隨便便練幾天就有如此威能?」其實他對銀燕懷有複雜的心結,銀燕雖然莽莽撞撞,看似駑鈍無法開竅,但只要一開竅功力便突飛猛進。可即使如此,他還是盡他所能教導銀燕,毫無保留的將他所知的一切全都告訴銀燕。他也了解銀燕為何會這樣的退縮與自卑,銀燕的心結在上一篇已經提過這裡就不再贅述了。但劍無極並不把銀燕的這些弱點當成笑話來看,反而是激勵他「雪山銀燕!你不是別人,你就是你!」劍無極的個性就是這樣分明,雖然總是吐槽諷刺居多,但對銀燕,他始終將他當親弟弟來看,始終不遺餘力的教導他、開導他。

 

「劍無極,你!根本就不了解失去親人的痛苦!」忘了是在哪一集雪山銀燕因劍無極為了攔阻他去西劍流的冷嘲熱諷而蹦出的一句話。劍無極頓時沉默了,沉默的異常,因為之前早就知道他真正的身世了,所以對他突如其來的沉默並不感到意外,但也真想罵這隻銀牛說錯話了。本名風間烈,為東瀛東劍道少主,在東劍道被西劍流滅了之後被宮本總司救下並收為弟子,這就是劍無極真正的身世。這段過往他埋得很深,深到眾人皆以為現在的他就足以代表全部的他。家人紛紛慘死在眼前的那一幕卻是他永生忘不掉的哀慟。後來他便心情非常不佳的跑出空無之洞飲酒,帶著為了取信於他而使苦肉計的中原叛徒天恆君一道出去。他惱銀燕為何就是不能明白他的苦心,他惱銀燕為何就是不願喚他一聲師兄?在他心裡,他早已將銀燕視為親弟,但對銀燕來說他又算什麼?師兄嗎?沒聽銀燕叫過,還是到頭來他只不過是一個人繼續漂泊,反正銀燕有父親兄長,也不差他一個。看到他和銀燕爭吵的那一段,我真的哭了,他給我的震撼竟然遠遠超出我想像,原來他是那麼在意和銀燕的師兄弟之情,原來埋在內心深處的那一塊傷處根本不曾復原。可以說他只是想要尋求所謂「家」的歸處嗎?不再是孑然一身,漂萍無依。

 

回來時遇到真田隆三的攔路(當然是天恆君通風報信的結果),劍無極醉到將眼前的真田隆三誤認為雪山銀燕,和真田隆三展開了一場令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戰役。他的劍法非常紊亂,還差一點就被收了,幸有鳳蝶來援,這一段實在是令人覺得好笑卻也感動,四個巴掌換來清醒,對劍無極來說是值得的吧!

 

景門隊長在千鳥勝意外死亡後由風間始擔任,風間始正是劍無極以為早已亡故於那場屠殺的親弟弟。雖然風間始仍活著,但他早已被西劍流改造,不但忘了東劍道那場屠殺也忘了劍無極是他的親兄長。

 

「刀劍穿身的那一刻,他終於明白,人,為何要放下過去的悲傷」為了探查銀燕的安危及營救親弟,劍無極在西劍流對上了宮本總司於東瀛收的弟子--神田京一。同是使無極劍法的兩個人,這一次,劍無極敗得痛徹心扉。

 

其實一開始我不太能接受神田對劍無極的評語,因為他並沒經歷過劍無極所經歷的事件,就要劍無極放下心中的罣礙,不然仍舊是廢人一名。但後來再想想,神田的話雖然不留情面,卻是站在客觀的角度。因為,一個人要進步,就必須讓自己的心靈純粹,不被外物所擾。但劍無極身上的包袱太重,他背的是一整個家族的興亡。想到要放下然後真正放下的時候,有些人只在一瞬間,有些人卻花了一輩子。

 

黑白龍狼傳在這一段做了結束,於是就先寫到這吧!新劇等以後有感觸再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