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過猶豫是否要將這篇文章發上來,因為裏頭的觀點或許並不是每個人都可接受,先說明這一篇文寫的是個人對於闋聲雲舵及孽宰凶棺事件的一些看法。再次強調本文純屬個人觀點,因為並不想掀起任何筆戰,所以對於無法接受其中觀點的道友請按上一頁或右上角的叉叉,感謝您

 

 

 

 

 

 

 

闋聲雲舵的故事結束了,也真結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這一部分的戲,我相信編劇所要傳達的東西必定很多,也很沉重,故我也不希望看著這段戲分被草率了結。可是如今看來,除了苦笑還是苦笑。不知為什麼,我心中一直有一種感覺,覺得戲裡所要傳達出的想法是闕聲雲舵為了大義殺人這件事似乎是「對」的。當然用對這個字太武斷也太強烈,但我想表達的意思是關於這件事正道人士諸如四智武童、一字鑄骨、劍子仙跡、疏樓龍宿等都是較偏向「體諒」的。為了建造對抗波旬的孽宰兇棺必須身不由己的殺嬰兒雖然有罪,雖然滿手血腥,但因是無奈,所以就這樣吧。直到闕聲雲舵的最後一場戲,就是一字鑄骨來收埋他屍骨時仍是在強調闋聲雲舵有罪,黃泉路途嬰怨必定纏身,那是他應得的。

 

戲裡幾乎只有在塑造闋聲雲舵這個角色,而且議題一直在他是否有罪上打轉。娛笑顛的不認同,被認為是魔化的異狀;丁未的迷惑言語,也只是更強調闋聲雲舵有罪。但可不可以跳開這有沒有罪的問題來思考一些其他的東西呢?對於那些死了小孩的父母來說,哪管你有沒有罪,他們悲慟的是懷胎十月的寶貝就這樣莫名其妙死去了。至於嬰兒本身,我想他們根本沒有這麼高貴的情操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這種掠奪很霸道很無理,已經不是一個有沒有罪就能將所有問題概括解釋。一個孩子的死,幾乎可讓一個家庭破滅。一百名嬰兒,一百個家庭。但在戲中那些父母的反應詮釋得非常少,幾乎是零。有也只是悲痛大哭或表現出怨憤難平的樣子,都是一些表面的情緒反應,沒有再更深入的了,甚至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兒為什麼會枉死。

 

再者,一個人有權利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嗎?不管為了什麼樣的理由,這都是不被允許的不是嗎?或許有人會說闋聲雲舵也了解這種痛,也是下了不小的覺悟才去執行的。但試問他的了解及所下的覺悟和被殺害的嬰兒與其家人有什麼關係?不要說是出家人,就是一個稍有同理心的一般人也會站在對方的立場來思考,但這幾集下來,我幾乎沒看到這樣的掙扎出現在闕聲雲舵的內心戲,有的只是我有罪我罪孽深重這種看似大義凜然的決心而已。

 

犧牲與否,從來就是一個爭議性非常大的議題。但在做出抉擇之前,真的有仔細且審慎思考將帶來的後果及影響嗎?犧牲並不是輕易的,並不能在嘴巴上說的輕巧似鴻羽。但是最近的戲有關這一部分老實說我覺得處理的很不恰當,給人一種犧牲似乎越來越可行的錯覺,只要冠上唯一之路的大帽子就無往不利。從動機風雲的樓至韋馱到現在的闋聲雲舵都好像沒有脫離這種戲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