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6 Tue 2013 21:41
  • 初衷

 

這篇仍是和孽宰凶棺有關,這東西都可以快出一系列了= =|||。不過這次我想談的人,是佛劍。

因為他是我很喜歡的角色,所以寫起來真的格外痛心,但該說的還是得說。我知道佛劍的原生父母已經沒有在霹靂了,所以我想我對佛劍的所有印象就都停在那時吧!

事件是一次佛鑄、佛劍與譴彌勒三人談話時譴彌勒提到用百具不滿周歲嬰兒之骨造成孽宰凶棺,佛劍說:「如此殺戮,罪孽深重」我還在想佛劍畢竟還是佛劍,沒想到接下來的一句讓我險跌倒「但若這是唯一方法,佛劍願擔起一切,執行此事」我不禁想問,擔?如何擔?佛劍分說的詩號「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與上面那句話相悖了。初生嬰兒有何罪?有何業?犧牲怎可以在嘴上說得如此輕巧?如此大義凜然?

很久以前,神淵鏡者及小活佛梵剎迦藍的犧牲是他們皆願意,因他們具悲憫的情懷,有尋常人所沒有的胸襟。但你要如何要求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有這樣的大義?哈!我反倒同意娛笑顛(不知黑化程度多深了)所說的話:「這樣屠殺嬰兒,與魔鬼何異!比之波旬所造殺業,有過之而不及」

為什麼會喜歡佛劍分說?全都源自於他剛登場沒多久的一場戲:他去找一頁書探視其燐菌是否控制得住。那時的旁白有一段是這麼講的:「曾聞梵天之劫,起於殺戮太重。佛劍雖負佛牒,如何承擔?答說,地藏曰:『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佛劍卻云:『願無間之中,只得我一人。』」當時看完在電腦前震撼了好久。何謂慈悲?雖然體現方式有所不同,但卻不失是另一種救世之道。這是佛劍分說的初衷,這是佛劍分說的立願,我現在只希望佛劍還能守住他的初衷,守住他的立願。儘管我知道,有些時候,人實在是身不由己,所以我不怪他,真的。 




 
★另外以下是給水語姊姊的:先謝謝姊姊還在FB上祝我生日快樂/// 不好意思啊姐姐最近寫文都寫這種負評而且還是怨氣很重的那種(?),這些都是趁模擬考考完後抽出時間寫的,之後到學測前我有極有可能都不會再發文了,除非又碰到讓人受刺激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曉 的頭像
日曉

茅廬一椽

日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tus821025
  • 原來你已經準備要考學測了啊?!(謎:你到底把人家當成多小的小孩= =)加油!這段時間會很苦、很苦、很苦....(謎:不用強調那麼多次吧),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姊姊幫
    妳加油!!

    殺人究竟對不對?不論理由,總是令人感到掙扎迷惑,最近我的小說剛好也在探討這一部分呢,沒事的話可以去踏踏^^
  • 哈哈記得剛認識水語姐姐的時候姐姐是高二升高三吧!我也才是個剛要升上高中的小孩而已~~只能說歲月不饒人啊XDD

    學測啊~就是一直一直讀書吧!雖然辛苦但跟高一高二比起來生活可算是單純多了,有那麼點要進入十年寒窗的模式了(也沒這麼久吧!= =+)謝謝姊姊的打氣,我會把你的加油吃下肚的(?)

    其實連續發的這兩篇文想要談的是現在備受爭議的劇情,第一篇還算是比較理性,這一篇則是個人情緒較重了點。講得更重一點,我甚至認為編這段戲的編劇對這種「犧牲」沒有足夠透徹的理解和體悟,導致這整個戲路被編的很粗糙。哀再講下去就沒完沒了了,還是先打住吧!

    好的我一定會去看看的唷~~

    日曉 於 2013/09/08 14:55 回覆